登陆

七姑娘与招魂歌:母亲说看见她的魂出窍了,还听见了肖团长的声息

admin 2019-11-18 168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母亲从冉家湾进城后,有一天黄昏忽然问我还记不记住戚姑娘招魂的事。我知道母亲说的戚姑娘便是七姑娘,她在风雨雷电中沿着清江河畔边跑边为肖团长招魂的情形,至今记忆犹新。我所以允许,母亲便说,我看见七姑娘的魂儿出窍了,还听见肖团长的声息呢。

招魂的习俗,在我老家鄂西山区从古至今盛行不衰。谁家细娃受了惊吓,谁家大人委屈致死,都有亲朋喊着他们的姓名,呼叫他们的魂灵提前回来。研讨巴楚巫风的学者指出,招魂是一种由来已久的、存在于原始思维中的修补术,是在重颜色的迷信心思条件下对患者的一种精力医治。我以为这种观念在理论上是站得住脚的,而在实际生活中则又当别论。至少,对七姑娘和肖团长他们相互招魂的事,仅仅略知皮毛而缺少深层次了解。

母亲说,那年我两岁。夏天快完了,秋天快来了,老城大街有很多戎行开来了。东西南北四个城门都关得铁紧,城楼上光天化日狗牙旗飘飘扬扬。夜里,城墙上的岗兵背着枪转来转去,刺刀在月光下冷冷地闪烁。

那天,三五个从戎的站在我家门口指指点点,然后把我母亲喊去,说,老板娘,你们这房子咱们要了,肖团长和他太太要来住,你把楼上拾掇一下,咱们把钱的。我母亲早就吓得心里蹦蹦直跳,忙说,接都接不来的稀客,哪能要你们的钱?仅仅庙小,供不起大菩萨。

一瞬间,从戎的拥着两个骑马的来了。前面骑黑马的戴着大盖帽,挎着武装带,一看便是个官,肯定是那个肖团长。后边那匹枣红立刻坐着个女性,披肩发,蓝旗袍,正经而高雅,不用说,她便是团长太太吧。肖团长一到门口,就翻身跳下黑马,把缰绳甩给护兵,几大步走到枣红马前,说,七姑娘,到了,下来吧。说着便翻开双臂,把太太轻轻地抱下马来。

我母亲在堂屋里敬烟献茶时,才敢偷偷地审察肖团长和那个叫七姑娘的太太。肖团长白白净净的,剑眉大眼,文质彬彬,很有几分书生气。他取下大盖帽放在八仙桌上,显露黑鸦鸦的头发。那个七姑娘生得适当美丽,鼻子挺挺的,眼角弯弯的,笑起来一口牙像糯米似的,说不出的清新、美丽!

肖团长把房子过细地看了一遍,对我母亲说,一楼一底,院子深深,七姑娘与招魂歌:母亲说看见她的魂出窍了,还听见了肖团长的声息天井里还有棵枇杷树,真是个闲适居家之处,甘妈妈,打扰您了。我太太姓戚,叫戚淑珍,便是您们戚家坝的人,您就叫她的奶名七姑娘吧。她有了身孕,费事您多加照料。她特别爱洁净,每天要洗一个澡,也只好托付您多帮助了。混乱不安的,礼貌不周之处,还请甘妈妈宽恕。

说着,肖团长把我从竹圈椅里抱起来,问这是您的儿子?几岁了?我母亲说,是个贱货,两岁了。七姑娘从肖团长手里把我抱曩昔,搂在怀里,又是拍屁股,又是亲脸蛋。我却伸手在她拱起的胸脯上乱抓乱捏,嘴里唱着咿咿呀呀的童谣。我母亲笑了,说,这个贱货,又想吃奶了。肖团长对七姑娘说,先演习一下也好。七姑娘的脸登时红得像柿子,连白白耳廓也有了红晕,她斜一眼肖团长说,男人们就喜爱不懂装懂。

正说说笑笑,七姑娘啊啊地叫起来。由于我毫无顾忌地在她怀里撒了一泡尿,把她的蓝旗袍尿湿了一大片。我母亲错愕得手足无措,抱起我来就在屁股上狠狠打了两巴掌,边打边骂,背时的,贱货,贱货,不长眼睛的贱货!肖团长竟哈哈笑起来,拦住我妈说,莫打,莫打,细娃儿知道么事呢。七姑娘也不好意思地说,都怪我,少见多怪的。甘妈妈,莫打了。我等会洗个澡,换件衣服就行了。你看,把他屁股都打红了。

肖团长回身随手拿起八仙桌上我父亲读的一本书,随意翻了翻,连声说,好书好书,爱国诗人屈原的《楚辞》,千古不朽,无与伦比。他又对七姑娘说,比方这篇《招魂》,有人说是屈原写的,有人说是宋玉写的,但一般人都尊重司马迁的定见,将它列为屈原的作品,是为招安被秦国俘虏的楚怀王魂灵而作:朕幼清以廉洁兮,身服义而未沫。主此盛德兮,牵于俗而芜秽。

等我长大之后再读屈原的作品,我理解了屈原的招魂和鄂西民间的招魂,归于巴楚文明的同源同态联络。秦的一致割断了巴国前史。巴人招魂是巴文明当年的活化石。

后来,肖团长骑马走了。我母亲烧好水,倒在大脚盆里,招待七姑娘洗澡。七姑娘说,甘妈妈,你来帮我搓搓背,好么?我母亲上楼一看,倒抽一口凉气,她还从来没有看过这么美观的女性!仅有不协调的是鼓突突的腹部,看来她怀娃娃好几个月了。

我母亲边给她搓背边说,从前在楼下没看出来,不知道七姑娘哪个月生?七姑娘扳着手指说,大约中秋节吧。

可中秋节没到,全城乱了套。炮声轰轰隆隆像打旱天雷,枪声噼噼啪啪像炒苞谷籽,传说共产党戎行开端攻城了。

有天夜里,肖团长回来了。我母亲上楼给肖团长端水洗脸时,见窗户上两个人影抱成一团儿,就停脚coser在走廊上等。肖团长和七姑娘对话,我母亲听得一颗心悬在空中不敢出气儿。

肖团长说,最迟明日后天就见分晓了。我这一去凶多吉少,你要多加珍重。七姑娘说,我等着你,等到老等到死。肖团长说,莫说那些细娃话。我是共产党的人,十分困难盼到这一天。只需起义成功,一切都不在话下。七姑娘说,你要多长个心眼儿,当心有人在背面打冷枪。肖团长说,我知道。最忧虑的仍是你。你肚子里有马家的骨肉,千万要保住胎,才对得起死去的马营长。他要不是由于维护我,也不会死的。吃军饷的人,遭孽!七姑娘说,最遭孽的是你,枉担一个夫名,连我身子也没沾过。恩人,你,你今夜……就住下来吧。肖团长说,前边打得好紧,我要走了。成功了日子长得很。你喊甘妈妈上来,我有话说。七姑娘便喊甘妈妈。

我母亲端起脸盆进来,水都凉了。肖团长胡乱擦把脸,说,托付您了,甘妈妈!打完仗,我就回来接她。我要是回不来,她便是您的干妹子!

我母亲送肖团长下楼出门。他飞身上马,消失在黑夜里,只听见得得得的马蹄声,在石板路上越去越远。我母亲穿过堂屋朝里走,她看见七姑娘在天井里的枇杷树下徜徉。树底下烧着蜡烛和香,大约有风,火苗怕冷似的瑟缩着,七姑娘裹着一条大毛巾,眼泪汪汪。

这眼泪充满了她今后的日子。

第二天,老城就解放了。肖团长一向没有回来。据街上胆大的人说,肖团长策划起义时,被他的副官打死了,尸首抛在东门外的河滩上,几条野狗扑上去,七姑娘与招魂歌:母亲说看见她的魂出窍了,还听见了肖团长的声息拉扯得只剩个骨头架子。还有另一种说法是,肖团长率部起义后,城门刚翻开,有十几个不肯屈服的痞子兵就骑马冲出城去了。一边呼啸着上天池山当土匪去,一边开枪打伤了解放军。为此,肖团长遭到检查。

不管怎么说,七姑娘哭死了好几回。从这今后,她每天都要扑簌簌地哀痛掉泪。那双眼睛渐渐地凹下去了,那张脸黄皮寡瘦的,那神态也显得痴痴呆呆,看得人心里疼。

一晃两个月了,梧桐树叶开端发黄,又打着旋儿落下地来。鄂西山地秋雨漫漫。我浑身出了水痘,我母亲抱我去匡医官家里治病。这时,我家近邻的邓毛娃急冲冲跑来对我母亲说,甘妈妈,您快去看看,七姑娘在北门河坝子里招魂呢。疯疯癫癫的,只怕得了癫病呢。

癫病是我老家的土话,便是神经病。一般人喊的癫子,便是疯子。我母亲赶忙抱着我就往清江河跑,邓毛娃像个跟屁虫也跑去看热闹。我母亲后来屡次对我描绘过这一天的细枝末节,所以我过了几十年了也依然记住毫厘不差。

七姑娘蓬首垢面,在风雨雷电中,沿着清江河赤脚狂奔不止。跌倒了,又爬起来,仰面朝天大声呼叫:回来哟,肖大哥!天上下毒雨,下蛆;地上爬毒虫、铺钉板;石压石,山挤山;劲风把树皮都刮翻,看你魂往哪里钻?回来哟,肖大哥!你看看外面,又是打雷,又是扯闪。快飞过几架岭,快飞过几架山。大大方方进屋来,一头钻进热铺盖,睡你的觉,打你的鼾。七姑娘和你在一起,睡个天圆地圆,睡个天宽地宽。回来哟,肖大哥……

一道洁白的闪电,照亮七姑娘被雨水打湿的脸和粘在脸上的黑发,照亮她的被风掀起又拂落的蓝色旗袍,照亮波涛滚滚的清江和河滩上大大小小的鹅卵石。我母亲说,那一瞬间如此光辉,七姑娘简直是一尊神,跟南海观音菩萨一个容貌。几十年间,七七姑娘与招魂歌:母亲说看见她的魂出窍了,还听见了肖团长的声息姑娘那凄厉哀婉而又铭肌镂骨的招魂的呼叫,一向是我母亲和我的爱情世界的一首绝唱。

当天晚上,七姑娘蜷在我家楼上大床上,下身泡在血里,在细如游丝般地对肖大哥的厚意呼叫中,在匡医官朱医官抢救几个小时依然无效后,在晨曦初透的黎明,就这样死了。

大约过了一年多时刻,肖团长到我家来了。仍是骑着黑马,带着警卫员,只不过穿的是解放军服装,拦腰扎着宽宽的牛皮带子,脚杆上打着绑腿。据他说,他的问题弄清了,现在是军分区的头头了。惋惜的是关押检查期间,一向禁绝与外界联络,接着又去天池山剿匪,来不及给我母亲通消息。他急急慌慌地问,七姑娘呢?我母亲把状况自始至终说了一遍,肖团长神色黯然,默默无语,只要大颗大颗眼泪滚落在胸襟上,扑扑地响,似乎人一会儿变老了。

又过了几天,我母亲陪着肖团长去金竹园给七姑娘上坟,肖团长请石匠打了一块碑竖在坟头,碑上刻着“戚淑珍之墓”。肖团长跪在碑前,边哭边喃喃地说,七姑娘,魂兮归来!东方不行以托些。南边不行以止些。西方之害,流沙千里些。北方不行以止些。增冰峨峨,飞雪千里些。归来归来!不行以久些。……我母亲回想其时的情形说,肖团长的声息达到了撕人心肺的程度。我则推测,他有多少难言的隐痛和哀痛都包含在“魂兮归来”这四字之中。

几十年后,我在研读巴楚文明时,清楚地感觉到七姑娘呼叫的鄂西民间招魂词和肖团长背诵的屈原楚辞招魂词是何其相似。招魂词中那些动听的细节,使咱们能隐隐地感到那几千年所沉淀的民族的沉厚的爱情。创痛中,还能使咱们清楚感到一个多灾多难的人生,为自己的爱情和命运在呼号。民间招魂词把一个文明现象自然化,屈原招魂词则把一个自然现象文明化。它们之间的逆向构成联络向咱们透显露民族文明的同源同态现象。肖团长和七姑娘,莫非仅仅是一个爱情故事吗?

我母亲说,肖团长这个人太痴情了,他后来毕生不娶,还常给我家寄些钱来。他一向记住你的奶名呢,写信时总是说贱货好、贱货好呢。

作者简介:甘茂华,土家族,闻名散文家、词作家。我国作家协会会员,我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我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华散文网特邀作家。历任湖北作协理事,湖北流行音乐艺术委员会理事,宜昌市作协常务副主席,宜昌市散文学会名誉会长。已出书小说、散文等各类文学作品15部,取得湖北文学奖、湖北少数民族文学奖、湖北屈原文艺奖、全国冰心散文奖、文明部群星奖、全国“五个一工程”奖等重要奖项。散文集代表作有《鄂西风情录》《三峡人手记》《这方水土》《穿越巴山楚水》等。歌曲代表作有《山里的女性喊太阳》《青滩的姐儿叶滩的妹》《清江画廊土家妹》《敲起琴打气逮逮》等。

  •   “实际上,从咱们的感触上来讲,现在的诺言危险现已显着分红出资级和投机级,中心有一道巨大的距极彩app-信用债江湖10年扩10倍 投资与投机之间信用分化加剧离,出资级的利差和可承受度跟投机级天差地远。曾经咱们更了解斜向上的诺言利差曲线,现在根romstar本是断层的,下面是出资级,上面是投机级。而且,我以为诺言利差维持在偏高方位还会继续一段较长的时刻,当然,这对长时刻债券商场开展来说是必经的进程。”上海一位债基司理此前在承受榜首财经记者采访时这样说。

      出资与投机之间的诺言分层

      跟着债券商场开展老练,存量规划也越来越大,种类日趋丰厚,依据数据显现,到11月18日,诺言债存续数量26410只,票面总额30.88万亿元。

      在2005年曾经,我国诺言借首要是

  • 极彩app-信用债江湖10年扩10倍 投资与投机之间信用分化加剧

    2019-12-06
  •   

  • 中国银行:二季度离岸人民币指数为1.33%

    2019-12-06
  • 极彩app-中信证券:“国产代替”深化仍是国内半导体板块最强逻辑

    极彩app-中信证券:“国产代替”深化仍是国内半导体板块最强逻辑

    2019-12-06
  •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