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原创刘勇强:扯淡(新人文小品小说)

admin 2019-10-04 227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1

刘基心里有个隐秘。

许多年前的一天,他与几个朋友在西湖边喝酒,忽见西北角上,云色反常,映耀山水。世人都说是祥瑞之气,当分韵赋诗道贺。刘基已然微醺,高声道:“此非一般祥瑞,乃真皇帝出生!王气应在金陵。不出十年,我当辅之,兄辈宜识之。”世人也有惧怕的,也有量小的,齐声说:“狂悖,猖狂!这样的话也敢说,不要拖累我等遭灭族大祸。”说完都跑了,刘基大喊门人法兰、克福、沈与点等持续上酒,放歌极醉而罢。

第二天,他途经西北,却见是一座在建的祠堂被焚。心中疑问,难道昨日醉中所见异云,不过是此处火光冲天?

废墟边,一个年青画工在抱头痛哭,祠堂起火时,他师傅正在樑上干活,不幸遇难。刘基见他不幸,便让他跟自己走。

后来,听到有人说他会观象、识王气,他便唯唯罢了。他知道,这个传说已不归于他自己,而归于大明朝,归于新皇帝。

听多了,有时也会在心里说一句:扯淡!

2

刘基的扯淡感觉在朱元璋固执营建中都时更激烈了。原只说王气应在金陵,虽知还要散至凤阳,他对朱元璋说:“凤阳虽帝乡,然非置都之地。”

马皇后也劝朱元璋:“全国由你自定,国都殿廷营建取决于刘先生。”

所以,一边建中都,一边建南京,劳师动众,耗费巨大。

一天,朱元璋问刘基:“今全国已平,要让大众安居乐业,究竟该如何做?”

刘基说:“生息之道在于宽仁。”

朱元璋说:“胡元不便是以宽而失的吗?我之疆宇,比我国前王所统之地不少,非猛不行,非严不治。只要歹人才恶严法,喜宽恕,谤骂国家,扇惑非非。”

刘基说:“宽仁并非不讲法度……”

没容刘基说完,朱元璋又说:“不施实惠,而概言宽仁,没什么优点。以朕观之,宽仁必当让老迈众殷实起来,不节用则民财竭,不省役则民力困,不明教化则民不知礼义,不由贪暴则民无以遂其生。这样却说‘宽仁’,是徒有其名,老迈众得不到实惠。”

刘基听了竟哑口无言,暗自称奇,一个草莽英雄,才几日就能把治国之策说得头头是道,宽严两端堵,果然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不过,国都营建,征调各地人力物力,所谓节用、省役,终不过扯淡罢了。

3

金陵城墙已成规划,朱元璋前去观察,对随行的刘基说:“金陵城全赖老先生选址,功莫大焉!”

其实,刘基早就知道,他勘定方位后,朱元璋嫌其迫临湖中,夜里悄悄命人将已打下的桩子向后移动。其时,他说:“如此固好,但后世恐难免迁都啊!”

此时,刘基一言不发,仅仅歪着头看有的城砖上的字,只见一块上是“烧砖人夫谈荣五”,又一块上是“作匠刘真”,等等,不由地慨叹道:“民可筑城,亦可倾城。史书却看不见这些大众的姓名!”

朱元璋知道刘基对拔桩移址还有不满,便指着城墙道:“老先生看这城墙,巨大高耸,铜墙铁壁,谁能跨越?我万子万孙,绝无迁都之虞。”

这时,有几只燕子在天上翻飞。

刘基说:“陛下看那些燕子。”

只见几只燕子轻盈地掠过城墙而去。

4

看过城墙,刘基又随朱元璋去观察太学。

太学相同建得气势恢宏,朱元璋慨叹道:“我这辈子最惋惜的便是没进过书院读书。全国有福儿郎,应得居此。”

遽然,朱元璋看到屋角处有蜘蛛布网,咄的一声道:“哪方怪物!我才建屋,岂容你辈占有?”话刚出口,屋角的蜘蛛竟顺着丝线逃走了。

刘基说:“太学呈现蜘蛛也算佳兆,曾闻有以‘螃蟹浑身甲胄’求对的,有人对的是‘蜘蛛才高八斗’,可贵恰切呢。”

朱元璋笑道:“老先生才高八斗,难道是蜘蛛变的?”

马皇后在一旁说:“老先生的好话,到皇上口里就变味了。”

5

正说笑间,忽听外面有人叫道:“告和平!”

朱元璋说:“必是周颠仙。”

刘基在南昌当官时就见过周颠,对朱元璋说:“此人满口胡柴,尽是扯淡。”

朱元璋却觉得周颠仙杂乱无章的话中,大有玄机。早年有一回,他以手画地成圈,指着朱元璋说:“你打破一桶,再做一桶。”朱元璋听了,认为是指他推翻元朝,重建一统江山,十分快乐。所以,朱元璋要人传他进来,又说再一起去看看宫廷。

刘基说:“上位,我肚内不舒坦,恕不能去。”

周颠从裙腰间取出三寸许菖蒲一茎,对刘基说:“细嚼,饮水,腹无痛。”

刘基见他旧裙腌臜,不屑地说:“你在外面乱吃东西,难免常常腹痛,藏着自用吧。”说罢扭头就走。

朱元璋说:“刘老先生,其他都好,便是有些峻隘。”

周颠说:“他长得却像婆娘。”然后就用南昌方音唱道:

世上甚么动得人心,

只要胭脂胚粉动得婆娘嫂里人。

朱元璋问:“你这俚言俗曲几个意思?”

周颠说:“你只这般,你只这般。”说罢也扭头就走。

朱元璋冲着他的背影诘问:“这般是哪般?”

6

次日,刘基家里来了个画工,他不停地摸着脖子说:“吓死小的了,简直没命。”

这个画工便是刘基西湖边带出来的。由于建宫廷,需求画工,刘基荐他去当差。

画工对刘基说:“昨日收工前,小的还在宫廷的樑上作画,听见皇帝、皇后进来,躲闪不及,只好缩在柱后。却听皇后赞赏宫廷巨原创刘勇强:扯淡(新人文小品小说)大壮丽,皇帝也快乐地说:‘胡做乱做,做出多么工作!’遽然昂首发现小的在上,急速叫人把小的拖出去斩了。幸亏皇后仁慈,摸着耳朵暗示,小的就假作耳聋,凭他们怎样叫唤,仅仅不该。皇帝又命几个如狼如虎的侍从,把小的摘下,连原创刘勇强:扯淡(新人文小品小说)吼带问,承认小的是聋子,才饶小的不死。”

刘基说:“算你聪明又命大!听了不该听的,如果泄露天机,应当死罪。今后牢记不但要装聋,更要作哑,才是小民的生存之道。只怕皇帝觉悟,还要派人缉拿你。我这儿你也是不能呆了,赶忙逃了吧。”说着,叮咛家人给画工预备几十个烧饼带着路受骗干粮。

7

画工刚走,就见一个衣衫肮脏的汉子走上来说:“好斗胆,胆敢私放朝廷正要缉拿的人。”

刘基吓了一跳,忙问:“你,你,是什么人?”

那人笑道:“嘿嘿,经过大阵仗的,一般也唬的这个调儿。老先生定心,鄙人张三丰,历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不做伤天害理的告发事。”

刘基施礼道:“原来是长辈!皇帝也正要找你呢。”

张三丰笑道:“我安闲这儿,他自不见哩。”

刘基问道:“有个编话本的说你是南宋末年的人,看着却不像一百多岁了。”

张三丰说:“话本都是扯淡。”

刘基说:“岂只话本扯淡,适才我闷向窗前观通鉴,古今世事多参遍,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扯淡’。”

张三丰说:“哈,哈,哈,好一个扯淡的国际也!我见人世扯淡人,我也跟着去扯淡。”

刘基说: “好,好,好,早晨扯淡直到晚,天明起来又扯淡。”

张三丰说:“自从三皇五帝起,算来也是精扯淡。”

刘基说:“孔子三千徒弟子,算来也是精扯淡。”

……

二人你一句我一句地正扯着,家人过来说:“老先生醒了?烧饼刚烤得,要不要尝一块新鲜出炉的?”

8

吃过烧饼,刘基想起梦中扯淡正在兴头上,心有所感,便提笔作诗:

忆昔盘古初开六合时……天帝愍其劳逸不调生病患,申命守以两鬼,名曰结璘与郁仪。郁仪手捉三足老鸦脚,脚踏火轮蟠九螭。咀嚼五色若木英,身上五色光陆离……结璘坐在广寒桂树根,漱咽桂露芬香菲。啖服白兔所捣之灵药,跳上蟾蜍背脊骑……天帝怜两鬼,暂放两鬼人世娭。一鬼乘白狗,走向织女黄姑矶……一鬼乘白豕,从以青羊青兔赤鼠儿。便从阁道出西清,入少微,浴咸池……

写到痛快淋漓处,刘基又让家人给他的一块烧饼吃,吃罢接着写道:

……两鬼自从天上别,别后路途隔绝,不得相闻知……想念人世五十年,未抵天上五十炊……遽然国际变差异,六月落雪冰天逵……不料天帝错怪恚……急诏飞天神王与我捉此两鬼拘囚之,勿使在人寰做出妖怪奇……搜到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仞幽谷底,抓住两鬼,眼睛光活如琉璃。养在银丝铁栅内,衣以文采食以麋。莫教杰出拉拢外,踏折地轴倾天维。两鬼亦自相顾笑,但得不寒不馁长乐无忧悲。自可等候天帝息怒解猜惑,仍旧天上作伴同游戏。

写罢诗,刘基掷笔叹道:“我也该回去了。”

朱元璋接到刘基的请辞表,召他进宫说:“先生苦心数载,疲惫万状,方今全国和平,君臣正好共乐富有,何以推托?”刘基说:“臣基犬马微躯,身有暗病,乞放还田里,以尽天算,真是微臣幸运,伏惟圣情俞允。”朱元璋见他说得不苟言笑,只得容许,临了又说:“你那篇《二鬼》鬼话连篇,扯什么淡?我问了几个人,都说不省得。有什么话,何不像我这般直直地说着。”

刘基有些惊奇,又有些惧怕,这首由着性质涂改的诗,朱元璋怎样看到了?

9

刘基在家园住着,没有人打扰,倒也安闲。

一日,朝廷来人,送来朱元璋的手书,上面说:自那日呵责蜘蛛,太学再未见过蜘蛛,可见虫子也知规则,可恨如此生徒却都怀着异心,全不务学,好生坏事。卿家处万峰之中,必有真乐。我那忧烦,何可当也。末端,又写道:

即今天象迭见,且天鸣已及八载,日中黑子又见三年。今秋天鸣轰动,日中黑子,或二,或三,或一,日日有之,更不知灾害自何年月日至?卿山中或有深知历数者,知休咎者,与之共论封来。

刘基喃喃自语道:“ 少不得还要扯一回淡!”便提笔写道:

……霜雪之后,必有阳春。究竟有收还有散,放宽些子又何妨……

写毕,封好,又将草稿一把火烧了。

看在跳动的火苗,遽然想到当日王气之焰,不由地拍案道:“再不来了!”

2019年9月22日于奇子轩

附 录

本篇资料如下:

黄纪善《诚心伯刘公行状》:尝游西湖,有异云起西北,光映湖水中。时鲁道原、宇文公谅诸同游者,皆认为庆云,将分韵赋诗,公独徒饮不管,乃大言曰:“此皇帝气也,应在金陵,十年后有王者起其下,我当辅之。”时杭城犹全盛,诸老迈骇,认为狂,且曰:“欲累我族灭乎?”悉去之。公独呼门人沈与点置酒亭上,放歌极醉而罢……上命归乡里,公奏曰:“凤阳虽帝乡,然非置都之地。”

朱元璋《赐刘基书》:皇帝手书付诚心伯刘基:……我之疆宇,比之我国前王所统之地不少也。怎么办胡元以宽而失,朕收平我国,非猛不行。然歹人恶严法,喜宽恕,谤骂国家,扇惑非非,莫能治。即今天象迭见,且天鸣已及八载,日中黑子又见三年。今秋天鸣轰动,日中黑子,或二,或三,或一,日日有之,更不知灾害自何年月日至?卿山中或有深知历数者,知休咎者,与之共论,封来……卿年高,家处万峰之中,必有真乐……

余继登《皇明典故纪闻》卷一:太祖谓刘基曰:“今全国已平,思所以生息之道,何如?”基对曰:“生息之道,在于宽仁。”太祖曰:“不施实惠,而概言宽仁,亦无益耳。以朕观之,宽仁必当阜民之财,而息民之力。不节用则民财竭,不省役则民力困,不明教化则民不知礼义,不由贪暴则民无以遂其生。如是而曰‘宽仁’,是徒有其名,而民不被其泽也。”

张瀚《松窗梦语》卷五:太祖高皇帝定鼎金陵,将筑宫室于钟山之阳,召刘诚心定址。诚心度地置桩,太祖归语太后。太后曰:“全国由汝自定,营建殿廷何取决于刘也!”乃夜往置桩所,皆更置之。明旦复召刘观,刘已知非故处,乃云:“如此固好,但后世难免迁都耳。”

禇人获《坚瓠集》己集卷四:高皇帝建都金陵,命刘诚心相地,筑前湖为正殿基。业已植桩水中,上嫌其逼,少徙于后,诚心见之默然。上问之,对曰:“如此亦好,但后难免迁都之举。”时金陵城告完,高皇帝与诚心视之,曰:“城高若此,谁能逾之?”诚心曰:“除非燕子能飞中听!”其意盖为燕王也……

陆粲《庚巳编》卷一:相传高皇帝时,初起太学,上临视之,顾学制宏丽,圣情甚悦。行至广业堂前,偶发一言云:“全国有福儿郎,应得居此。”迄今百四十年来,学生居此堂者,往往占魁选,跻位通贵,他所不及也。又诸堂中都无蜘蛛,云上来时,见蛛布网屋隅,曰:“我才建屋,尔辄据之耶?”顾叱之出,语讫而蛛遁,从兹遂绝。(“蜘蛛才高八斗”之对为李东阳所对,见焦竑《玉堂丛语》卷七)

张岱《快园道古》卷一:南京宫廷成,太祖与高后往视,见轮奂嵯峨,辄叹曰:“胡做乱做,做出多么工作!”俯视,见有画工在上,自悔讲错,呼下欲除之原创刘勇强:扯淡(新人文小品小说)。高后示画工以意,自摸其耳,画工遂假作耳聋,屡呼不该。太祖使人摘下,问是耳聋,遂赦之。

《明史》一二八《刘基传》:帝尝手书问天象,基条答甚悉而焚其草。大要言霜雪之后,必有阳春……

(以上资料,多见于俞美玉编《刘基研讨资料汇编》,间有径取原书者)

此外,“世人也有惧怕的,也有量小的”参用王文禄《龙兴慈记》中刘基对王冕、贾铭的点评;周颠事拜见朱元璋《御制周颠仙人传》;刘基“上位”句,见《刘仲景遇恩录》;朱元璋“基峻隘”语见李绍文《皇明世说新语》卷四;刘基女相,俞樾《茶香室三钞》卷十一有剖析;张三丰事见《明史》卷二九九《方伎》“张三丰……以其不饰边幅,又号张肮脏……太祖故闻其名,洪武二十四年遣使觅之不得”。金庸小说称其为南宋末年的人;刘基与张三丰聚谈见清嵇永仁所编杂剧《刘国师教习扯淡歌》,“好一个扯淡的国际也”句即出此句,“闷向窗前观通鉴”等诗句,亦见此剧,而金同志飞起来初见于明代托名李贽所编《山中一夕话》卷七;“我安闲这儿”在《英烈传》中原为周颠语;刘基辞官与朱元璋对话,亦借用了《英烈传》描绘;朱元璋“不省得”“直直地说”语,出其《大诰武臣序》;斥生徒怀异心语,见其《训太学生敕谕》;“我那忧烦”语截自其《与曹国公手书》;“究竟有收还有散”二句出自徐祯卿《翦胜野闻》。“再不来了”见明代扯淡碑。如此等等,无烦一一指实。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